• 眼波才动被人猜 李清照诗词赏析

  • 发布时间:2014-12-03 16:06 浏览:加载中
  • 眼波才动被人猜 李清照诗词赏析
     
      有时候,幸福很轻很淡,就像是蒲公英的花,不经意间就飞散出去,在阳光下闪过你的眼睛。

      梳妆完毕,她对着镜中的自己,只是浅浅一笑,便荡开了幸福满溢的心怀。这时的她,会不会想起那句诗?“妆罢低声问夫婿,画眉深浅入时无?”轻轻的一问,只如这世间一切的安宁与美好,而幸福就是如此的简单。

      写闺情,终究还是女子的特权。“芙蓉如面柳如眉,对此如何不泪垂。”白居易《长恨歌》里的这句虽然也很美,但过于凄清。所以,不如这里的“绣面芙蓉一笑开,斜飞宝鸭衬香腮”。

      幽会前的少女,是如此地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,斜靠在“宝鸭”香炉上,默默回想爱情的甜美,那眼波一转,更是将心底的秘密暴露无余。在淡淡氤氲的雾气中,她嫣然一笑,仿佛就是盛开的莲花,蓦然的欣喜,绽放在心底。这样的感觉,就像是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”。

      那时的她,明媚而俏丽,眼波流转之间,惹起了无尽的遐思。

      “眼波才动被人猜”,这样简约的句子,是那样的传神与不可多得,将思春少女的娇媚与多情,刻画得惟妙惟肖、绘声绘色。清代田同之在《西圃词说》中说,读这样的句子,可以悟到词中的“真色生香”。

      《诗经·桃夭》中说:“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。”那含苞欲放而又明艳动人的桃花,不正如现在的她?

      “一面风情深有韵,半笺娇恨寄幽怀。”她对自己的美丽,是多么的自信。不但如此,还要将这“娇恨”写到笺纸之上,期待在“月移花影”的美好夜晚再次相见。如此美妙而又甜蜜的幽会,定是渗透了李清照的个人情感。

      读到这里,不由想起了张爱玲的那句话:见了他,她变得很低很低,低到了尘埃里,但她心里是欢喜的,从尘埃里开出花来。

      在这个世界上,美丽的女子如此地让人琢磨不透,她们总是如此自矜,却又会情不自禁地想去寻找一份漫着清香的爱。

      只是,等到月移花影的时候,他是否还会回来?

      “月移花影约重来”,源自元稹《莺莺传》。崔莺莺给张生所写的《明月三五夜》:

      待月西厢下,迎风户半开。拂墙花影动,疑是玉人来。

      后来被改编成《西厢记》,名字就是由这首诗而来。张生对崔莺莺一见钟情,而崔莺莺虽没有明说,但其实已是芳心暗许。

      然而,世事辗转,崔莺莺的一往情深,最终还是因为张生的赴京赶考,负心弃义,最终是劳燕分飞,两人各自成家,再不往来。

      后人考证,这里的“张生”,其实就是元稹。这实在有点让人难以接受,元稹还在篇末为张生百般辩白开脱,说张生善于弥补过错,甚至把崔莺莺称为“尤物”,“妖孽”,“不妖其身,必妖于人”。

      这样的行为,和当初的多情,真是有天壤之别了。谁又能料到,写出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这般深情款款句子的元稹,竟然是个始乱终弃的负心人。

      后人对崔莺莺大多寄予了无限的同情,对这篇传奇的结局也多有不满。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说:“读《会真记》者,恶张生之薄幸而恕其奸非。”鲁迅在《中国小说史略》里更是尖锐地指出:“篇末文过饰非,遂堕恶趣。”

      而根据这篇传奇改编的戏剧,如金代董解元的《西厢记诸宫调》和元代王实甫的《崔莺莺待月西厢记》,都为崔莺莺平了反,最好的结局也改成了二人完婚的大圆满结局。

      幸好,李清照没有遇见负心的张生。她的爱情与婚姻,是如此的美满,几乎让她在这词中都似乎要轻轻地笑出声来。

      卖花担上,买得一枝春欲放。泪染轻匀,犹带彤霞晓露痕。

      怕郎猜道,奴面不如花面好。云鬓斜簪,徒要教郎比并看。
学习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