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白话二十四史故事之陶潜传

  • 发布时间:2015-12-25 20:52 浏览:加载中

  •   陶潜,表字渊明,有人说他名渊明,表字元亮,是浔阳柴桑人氏。他的曾祖父陶侃,是晋代的大司马。陶潜自小便志趣高洁,曾写过《五柳先生传》来形容自己,文章说:

      “不知道先生是何方人氏,也不清楚先生姓甚名谁,因屋宅旁边有柳树五株,遂自号为“五柳先生”。少言寡语,闲静自处,不追名逐利。喜欢读书,但不深究书中的内涵,每当有所领悟,便欣喜若狂,将吃饭一事抛诸脑后。

      生性偏爱喝酒,但因家里很穷,常常买不起酒。

       亲朋旧友知道情况后,往往备好酒菜邀先生来家。先生每到别人家,必定要喝酒,而每次喝酒,都一醉方休,醉后而返。先生家中徒有四壁,既挡不了风,也遮不 了雨。先生着短褂,系草带,锅碗瓢盆总是空空如也,而先生却能安然自乐。先生常写文章以自娱自乐,文中总含着先生的志向。先生常常忘记了成败得失,这让先 生能安然度过余生。”

      该传的自序写成这样,当时的人都觉得说的是实情。

      陶潜父母年老,而家境贫穷,于是出来做 官。开始做的是本州的祭酒,因受不了官务的折磨,没几天,就辞职回家了。本州召他做主薄,他不答应。于是亲身耕田劳作,以养家糊口。又拖着病体去做镇军、 建威参军,并对亲朋好友说:“我姑且出去当一阵子官,挣些资财以供交友之用,你们觉得怎样?”有关负责人听说后,就请他去做彭泽县令。他让F属将公田全部 种酿酒的秫稻,他的妻子不同意,极力请求种一些吃饭用的粳米,于是他将二顷公田一半种上了秫稻,一半种上了粳米。浔阳郡里派了一个督邮到县里视察,县里的 老官员告诉他要束带整衣去见面,陶潜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我不能为了五斗米,向那些乡下人卑躬屈膝。”当天便辞了彭泽县令这个职务。

       义熙末年,朝廷召陶潜做著作佐郎,被他拒绝了。江州刺史王弘想要结识他,却请不动他。陶潜曾去庐山游玩,王弘让陶潜的老朋友庞通之备下酒菜在半道里邀请 他。陶潜脚不好,有毛病,王弘便让他一个属官的两个儿子抬着床和车去接他。到了那儿之后,陶潜乐呵呵地与老朋友推杯换盏。不久,王弘也来了,陶潜和王弘相 处得挺好。之前,颜延之做刘柳的后军功曹,在浔阳时,与陶潜交情很深。后来,颜延之做了始安郡,路过浔阳时,必去拜访陶潜,而每次都喝得大醉。临别的时 候,颜延之给陶潜留下二万钱,陶潜把钱全部送到酒馆去买酒,不久就取酒回来狂喝。曾有一次,陶潜九天九夜滴洒未沾,于是就到屋外的菊花丛中坐了很久,正好 碰上王弘送酒过来,于是立即取酒来喝,大醉而归。陶潜对音乐一窍不通,但有一张素琴,然琴上无弦,每次酒来的时候,就抚琴而歌,以表达自己的心迹。只要有 酒,无论贵贱之人到他家,他都会摆出酒与来客畅饮,如果陶潜先喝醉了,便会告诉客人说:“我醉了,想睡了,你可以走丁。”陶潜就是这样的任情率性。浔阳郡 守等着陶潜去喝酒,恰好这时酒热好了,陶潜来了,便解下头上的葛巾来装酒,用完之后,又重新将葛巾戴回头上去了。

      陶潜为官总很短暂,又去留随意。他认为自己的曾祖父是晋代辅佐君王的最高官,因而不耻于再在后世做官。自从高祖刘裕的霸业完成之时,陶潜便不肯出仕。他所写的文章,都标明年月日,义熙以前,题的是晋朝的年号,自从永初以来,只标明年份,而不题年号了。

      陶潜于元嘉四年去世,死时六十三岁。

相关阅读:

学习网